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小說庫 -> 玄幻魔法 -> 異世無冕邪皇

第3367章 果絕殺心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錶        下一頁

    半個時辰之前,城主府西院墻外對麵的街道上,蕭祿契、吳明還有暗潮內部安排在霸空城的眼綫丹廬掌櫃的風風火火的趕到了城主府墻外。

    核心六殿的天賜弟子學的是偷襲刺殺、收集綫索、設套陷井等等一系列的雜活,他們在金霄塔除了自身的修為之外,其實最弱的一門手藝就是沖鋒陷陣,此刻黃天爵被俘受辱,暗潮又得到消息,段星皇似乎想對黃天爵不利,蕭祿契就決定帶著吳明再加上暗潮潛藏在霸空城內的一部分人手,準備前來救援。

    然而有所準備的段星皇早就把霸空城打造的有如鐵闆一塊,莫說這小小的城主府,就算是偌大的霸空城,想憑他們幾個人就掀起一點風浪,那難度絕對是相噹大的。

    其實蕭祿契心裏能不清楚這裏麵的門道嗎?

    都不用吳明提醒,蕭祿契也知道自己的行為跟送死根本沒有區別,可他還是來了。

    不但來了,蕭祿契還準備硬把人從城主府內搶出來。

    須知道,如今的霸空城內,最起碼有幾十萬兵馬散布於城中各個角落,而他身邊衹有一個吳明,外加一個常年駐扎在霸空城的眼綫,再多可能還有一些暗潮的殺手,就這幺幾個人,怎幺可能鬥得過聖龍山以及各大天宗聯盟軍的千軍萬馬呢。

    但蕭祿契知道,自己必須這幺做。

    因為一來,噹年從陰絕山脈跟著風絕羽過來的時候,其實他就已經算是半個暗潮和嘯月宗的弟子了,就憑暗潮和嘯月宗的關系,他也不可能視若無睹。

    二來,他跟黃英奇一起在金霄塔學藝,這幺多年兩個人一衕學藝、互為對手切磋,甚至一起吃飯睡覺,好的跟親兄弟似的,英黃英奇的父親有難,他能置之不理嗎?

    單憑這兩點,就足以讓蕭祿契拼上一條命了。

    所以,蕭祿契得到消息之後,壓根沒猶豫,就帶著吳明出現在城主府外。

    此時的霸空城,雖然草木皆兵,但好在附近幾個洲陸還有一些天宗弟子在城中活動,他們沒有摻合到嘯月和聖龍之爭噹中,段星皇、範仙中也沒有理會去製造更大的麻煩,如此也就導緻了,錶麵上的霸空城看著還是在正常運轉著,坊市的經營也從來沒有停止過,就是比平時蕭條了一些罷了。

    但就是這種蕭條,其實在規模宏大的霸空城,看的並不是非常明顯。

    城主府西墻外是一條衚衕,對麵的衚衕口是一個十字路口,附近的鋪子極多,燈火通明,此時的三人就坐在十字路口正對城主府西城的衚衕口對麵的一個茶攤子前,單獨弄了一張桌子,一邊假意喝茶,一邊註意著城主府的動曏。

    而這條衚衕,從十字路口方曏看過來,從墻上到墻根的聯盟軍弟子最起碼能看到四、五十人,並且在衚衕中,時不時就會有一支巡邏的隊伍經過,每支隊伍經過的時間差不到一盞茶,幾乎在到了無縫鏈接地步,這樣一來,吳明看著可就心裏不托底了。

    隔著數丈開外的距離,望著街對麵墻頭上、墻腳下一字排開的大量聯盟軍弟子,吳明頭皮一陣發麻。

    “小少爺,他們人太多了,就憑咱們幾個,可能連城主府都進不去啊?你確定一定要進去嗎?”

    丹廬掌櫃的麵前擺著一碗茶,但自始至終沒動過,目光從那一支支巡邏的隊伍身上掃過,寒顫若襟道:“守備太森嚴了,蕭少爺,老朽可是一點把握都沒有啊?”

    蕭祿契臉色始終是鐵青的,他目不轉晴的盯著衚衕口,語氣相噹穩的說道:“今天下午咱們圍著城主府轉了一圈,這個地方是守備最薄弱的一環了,你們看,這個西院墻的後麵是西廂,距離正院不遠也不近,如果要是偷襲,這裏是最好的地方。”

    “可是咱們人手根本就不夠啊,你想想,段星皇他們吃住全都在城主府,裏麵得有多少高手,就憑咱們三人,出來一個乾坤境,咱們就得腦袋搬家,何況人家乾坤境的強者還不止一個,就算不考慮到對方的乾坤境強者,你也不知道裏麵究竟有多少有,有多少個明哨暗卡,咱們這幾個人,可能連給人塞牙縫都不夠。”吳明心裏也很急,但天賜的弟子特點就是遇到再難的事,頭腦必須保持冷靜。

    聽完吳明的分析,蕭祿契扭過頭道:“我難道不知道嗎?可裏麵睏著的是英奇的親爹,我有什幺辦法?事情發生的太快了,我們一點準備都沒有,旦凡給我再多留一天時間,我也不會如此草率,算了,不提了,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吧。”

    蕭祿契心中泛著苦水說完,眼神堅定一眨不眨,沖著掌櫃的說道:“掌櫃的,這次行動可能要損失一些人手了,我雖然拜了宗主為師,但畢竟還沒有完全加入暗潮,我讓你給宗傳的信傳出去了嗎?”

    掌櫃的額頭冒著冷汗,嘴唇發青道:“信肯定遞出去了,但現在霸空城守的太嚴了,宗主那邊有什幺安排,我們完全不清楚,不過黃長老被睏之前,宗主發過話,霸空城萬一發生了大事,一切都以保全嘯月宗黃長老為主,不惜一切代價。”

    吳明一聽,嘆了口氣道:“這次救人,可能要死很多人,難為你們了。”

    掌櫃的呵呵一笑,無比淡定道:“暗潮除了殺手,便是死士,我們就是乾這個的,沒有什幺為難不為難的。”

    蕭祿契一聽,拍著大腿道:“那就行了,掌櫃的,城中還有多少咱們的人。”

    “殺手二十人、金牌刺客有三十人左右、但是霸空城出事之前,宗主往這邊安插了大約一百名死士,都是暗潮的頂尖死士,怎幺乾,小少爺你拿主意吧。”

    “好。”蕭祿契聽完絲毫猶豫沒有,低聲安排道:“那咱們就動了,但是動手不能亂來,待會這樣,掌櫃的,你讓暗潮的殺手和金牌刺客聽我號令,我說動手的時候,大家一起往裏麵沖,這裏是城主府的外墻,不可能有太厲害的高手,這五十人,撐上半炷香的時間絕對是夠了,但要記著,咱們就沖到西廂客居的院外,別往裏麵太深入,但必須給對方造成一種銳不可擋的假象,徹底擾亂他們的布局。”

    掌櫃的聽完點了點頭:“行,就按你說的辦。”

    吳明道:“你這是使的調虎離山之計?”

    蕭祿契苦悶的抓了抓頭發:“人手實力懸殊至此,什幺計都調不出來對方的高手,我就是想製造混亂罷了,至於裏麵的高手能引出多少,那得看運氣啊。”

    掌櫃的聞言,問道:“那然後呢?”

    “然後就簡單了,暗潮的死士全部精通各種強大的遁術,讓他們全都進去,裏麵一亂,咱們這邊的人手就往外沖,而他們一起動,黃叔叔不就在正院嗎?讓他們在那,給我搶人,對方高手要是多的話,那就獻祭神力,抱著對方的高手一起升天,一個不行就十個,十個不行,就一百個,總之,不惜一切代價,也得把人給我搶出來。”

    蕭祿契說著,眼中泛著陰狠決絕之色,這番話說完之後,吳明和掌櫃衕時打了個機靈。

    因為兩人聽蕭祿契說到要動用死士拼命把黃天爵搶出來的時候,居然發現蕭祿契眼中一點感情都沒有,這個時候,敏銳的二人方才發現,這位平時不怎幺說話的小少爺,居然擁有一顆極度冰冷的殺心,他甚至能做到,為了救一個人,而做下不惜損失上百人的性命的決定,並且兩個人發現,蕭祿契壓根就把沒把這上百人的生命放在心上。

    擁有如此果絕的殺心,有的時候固然能讓人成就很多大事兒,但衹要內心稍微有那幺丁點軟弱成分的人都會覺得這種果絕的殺心會讓人心裏很不舒服。

    是的,吳明也跟跟著蕭祿契有一段時間了,但他還是第一次產生跟蕭祿契拉開距離的想法。

    畢竟,剛剛那個決定太無情了。

    然而蕭祿契本人,卻是一點都沒有發現自己的決定已經讓吳明和掌櫃的膽寒,他的註意力全部都在城主府、黃天爵的身上,接著安排道:“掌櫃的,暗潮這邊的藏身地點安排好了嗎?人要是救出來,必須趁亂安排走,風叔叔正在趕來的路上,如果我算的沒錯,現在他已經收到暗潮的消息先往這邊來了,咱們最少得把黃叔叔藏起來一天半左右,不能讓他們找到。”

    掌櫃的連連點頭,但已經不接話了。

    這時,蕭祿契看曏吳明道:“吳明,城中人少,英奇、李元、衚通都不在,就剩下你和我了,那一百死士沖進去救人,估計也挺不了多久,咱們兩個,是最後一關,實在擋不住了,我先死,你隨後,黃泉路上,你給我做個伴,下輩子咱們調過來,我陪你。”

    吳明聽著,全然愣住,心裏暗罵了一句:這小子,是真他媽的狠。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製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