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小說庫 -> 都市言情 -> 草根衚佑民的春天

第182章 看望姐妹花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錶        下一頁

    衚佑民又和王蕾講了一下和美康集團成立湘南佑民電子科技公司,佑民集團占股51%,生產手機和電腦的事。

    佑民集團衹做產品研發、品牌以及銷售,讓美康公司負責生產。王蕾說:“好,我立即讓田小雨和羅娟著手這件事,牌子叫佑民手機和佑民電腦吧?”

    “那是噹然,不做自己的品牌我就沒必要進入這個行業了,羅伯特。艾布納,和亞德裏恩。拉丁那裏讓田小雨去解釋一下,不要讓他們產生誤會。”他想了一下又說,“過幾天我要去md,開發那裏的玉石。”

    她的心裏又有些鬱悶:“不會是找借口去看望你的二老婆、三老婆吧?衚佑民你給我聽好了,你要再在外麵找四老婆、五老婆,我馬上和你離婚。”

    他賠著笑臉說:“蕾蕾,我最愛的人是你,她們兩個是逼不得已,你放心,後麵絕對不會有四老婆、五老婆。。。。。。”

    “那羅娟、程思思、茹妙彤、孟婉清她們怎幺辦?你真的不準備給她們名份?娟子還好點,有個名義上的老公,其他人就這樣不明不白跟你一輩子?”她翻著白眼問。

    他驚出一身冷汗,雖然衹和程思思有實質性關系,其他人都極力躲避,但自己說得清嗎?

    看他目瞪口獃的樣子,她強忍著心中的疼,淡淡地說:“你行啊,隨便一扒拉,明的暗的就有七個老婆了,還有沒有我不知道的?”

    “蕾蕾,沒有了,不對,你後麵說的幾個和我都沒有關系,我們是清白的。”他急忙辯解道。

    “你敢噹著她們的麵說不?你以為我會信不?好了,這幾個我認了,你也該知足了,如果你再有別的女人,我絕對饒不了你。”說完她做了一個咔嚓的手勢。

    他覺得下麵一緊,她的話語雖然平和,但他知道這不是開玩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底綫,這是她的極限了,就算她不說,他也不敢再越雷池半步。

    訕笑著離開她的辦公室,他開始做去md的準備工作,讓孟婉清去辦自己和支和泰、武鴻遠的護照。

    孟婉清這次無論如何都要跟著去,他衹好給思雅打電話。她也沒招,衹好說:“我們勸不了,就讓她跟著去吧。”

    “我和邊境的吳支隊長打個招呼,我等下將他的聯系方式發給你,你們先去和他見個麵,再進入md。”

    他格外鬱悶,自己怎幺就被幾個女人吃得死死的?衹好無奈地叫孟婉清去辦四人的護照,她歡呼一聲,高興地離開了。

    趁辦護照的間隙,他又去陪了程思思和兒子半晚上,將在md娶汪家姐妹的事坦誠地告訴她。

    她有些不自然地說:“蕾蕾都不計較,我能說什幺?你現在明的、暗的老婆有七八個了,我能排第幾?”

    “你瞎說什幺呢?就蕾蕾和你,加上汪家姐妹,哪裏還有其他的?”他有些尷尬地說。

    “羅娟、孟婉清、茹妙彤呢?她們對你的感情沒有絲毫掩飾,或許你們現在還沒有越雷池,但那是早晚的事。”

    “別人怎幺想我也管不了啊?你相信我,和她們絕不會有情感糾葛,真的,我覺得在這方麵我好失敗,也好纍。”

    “我沒有責怪你,我也沒有資格怪你,因為我也是不光彩的小三。但我心裏衹有你,我無法愛上別人。”

    “思思,你別那幺說,我從沒有看輕過你半點,我也愛你!”

    “謝謝,我能感受得到。女人在感情上比男人固執,她們那幺愛你,而你無情地拒絕她們,對她們何嘗不是一種傷害?如果你也喜歡她們,將她們也收了吧?”

    “不行,絕對不行,我不能再傷害你們。”

    “衹要蕾蕾不反對,我是贊成的,因為我知道女人心中的苦。”

    “現在不說這個好幺?我的心裏好亂。”

    “心裏亂說明你對她們也是有感情的,你還沒回答我呢,在這幾個女人中,我能排第幾?”

    “你們都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沒有主次之分。”

    “如果我一定要排個名次呢?”

    “你這是何苦呢?你真要我說,你可不許生氣,蕾蕾排第一,你排第二,汪家姐妹排第三、第四。”

    “我沒有生氣,反而很高興,我沒有看錯你,你不是那種喜新厭舊的人。後麵怎幺不排了?接著排下去呀?”

    “就你們幾個,還排什幺?”

    “我說了你和其他幾個是早晚的事,我來幫你排一下吧?羅娟第五,孟婉清第六,茹妙彤第七,我雖然不知道你喜歡她們的程度,但這是按她們的重要性來排的,也是最合理的。”

    “思思,你有些過了啊,純屬子虛烏有的事。”

    “嘻嘻,別的男人都巴不得呢,你還拿捏上了?好了,不說這個了,我去給你拿衣服洗澡吧?”

    看著她ylqm的目光,他一把將她壓到身下說:“先運動運動,辦完事了再洗。”

    晚上快十二點才回到家裏,王蕾坐在床上看書等他。他有些心虛地問:“蕾蕾,怎幺還沒有睡?”

    她放下書說:“等你呀,我去給你拿衣服洗澡吧?”他忙攔住說:“不用,我自己來,你先睡。”

    從衣櫃裏拿出睡衣,進浴室洗澡,回來時洗過澡了,怕王蕾懷疑,衹得再洗一次。

    吹完頭發從浴室出來,王蕾還在看書,看樣子有事和他講,他小心翼翼地問:“還不睡,有重要的事和我說?”

    見他緊張的樣子,她微微一笑:“剛才陪哪個相好的去了?說真話我不會生氣,說謊我和你沒完。”

    看她的樣子不像開玩笑,再說這事早晚得告訴她,他硬著頭皮說:“去找程思思咨詢一下產品通關的事。”

    “她又不是海關的人,怎幺懂這些,你這借口也太差勁了吧?我說了這幾個女人我不會計較,以後你可以光明正大地去陪她們。”她忍著內心的疼說。

    見他沉默不語,放緩聲音說:“我今晚並不是因為這個等你,考慮到你以後要常去md,坐火車去又慢又纍。”

    “我和娟子商量了一下,準備在南雲省明昆市設立佑民電池分公司,以後你可以乘飛機去明昆市,再讓分公司的人開車送你們去中m邊境,這樣就方便多了。”

    “娟子已經派人去明昆市開展籌備工作,將佑芬那檯奧迪車開過去了,這次你們就可以坐飛機去。”

    他感動地將她摟在懷裏,深情地說:“蕾蕾,謝謝你,替我想得那幺周全。”

    她伸手抱住他柔聲說:“我是你妻子,我不替你考慮誰替你考慮?不早了,睡吧?”

    他關掉床頭燈,替她寬衣解帶,她的手慢慢輕撫到他身下,他再次興奮起來,提槍上馬,開始沖鋒陷陣。

    又過了二天,護照辦好了,衚佑民帶著支和泰、武鴻遠、孟婉清飛抵明昆市,由明昆籌備處的人開車送到中m邊境。

    其間在順安縣城停留了一下,給吳支隊長打了個電話,見麵後一起吃晚飯。吳支隊長四十多歲,上校軍銜,典型的軍人性格,古闆、直爽。

    他握著衚佑民的手說:“hz,你的事孟總給我打電話說了,有什幺睏難及時給我打電話。這位是就是婉清吧?長成大姑娘了,我都快認不出了。”

    孟婉清大大咧咧地說:“吳叔叔,我是婉清,你好多年沒去我家了,我爸常念叨你呢,你還是老樣子,不過多了一些領導的威嚴。”

    “哈哈,你這丫頭,敢取笑你吳叔叔了。一直想去看望老首長,因鎖事纏身耽誤了,給你老爸說一聲,今年春節一定去看望他。”他有些謙意地說。

    飯後吳支隊長給邊境出入境管理處的劉處長打了個招呼,起身告辭。孟婉清拿出一個紙袋說:“吳叔叔,這是我給阿姨買的一套衣服,也不知道她喜不喜歡?”

    沒想到這丫頭也有心細的一麵,吳支隊長接過去看了一下,連聲說:“不錯,她就喜歡這種顏色和款式,婉清,我代阿姨謝謝你。”

    等吳支隊長走後,他們找了一家賓館休息,第二天一早驅車趕到出入境管理處,和劉處長見了個麵,一行人進入md。

    他們一行全是游客裝扮,沒引起別人的註意。租了兩檯摩的來到加星邊境,進入星梓鎮後,又租摩的直奔星孟邊境。

    時入孟培鎮後,邊境的官兵認識衚佑民,一邊恭敬、熱情地接待他們,一邊通過步話機曏司令部匯報,然後讓他們稍等 一下,馬上調車送他們去司令部。

    沒多久開過來一輛皮卡車,上車後孟婉清問:“佑民你什幺學會說d語了?嘰哩哇拉地,我一句也聽不懂。”

    “上次來md學的,你在這時間獃長了也能學會。”他漫不經心地說,心裏想著見汪家姐妹的情景,她們現在還好嗎?海桃快生了吧?

    她並沒有註意他的錶情,撇著嘴說:“我才不想獃在這裏呢,又窮又落後,手機都用不了,還上不了網,真沒勁。”

    他看了她一眼,沒有理她,繼續想著自己的心思。等了半天,見他沒有反應,她不滿地說:“喂,衕你說話呢,在想什幺呢?”

    “我有些睏了,先睡一會,你要不纍,可以欣賞窗外的景色。”說完他靠在椅背上,閉眼假寐。

    她瞪了他一眼,有些無趣地朝窗外看了一會,也靠在椅背上假寐起來,車內頓時安靜下來。

    很快就到了司令部,得到消息的汪家姐妹、汪英豪帶著兩個老婆、丹拓、溫梭、苗倫、貝麗、林峰等人在大門口迎接。

    和大家打過招呼後,衚佑民將汪家姐妹緊緊摟在懷裏,貝麗也和武鴻遠緊緊相擁在一起,臉上布滿了激動的淚水。

    汪家姐妹的肚子都很大了,他溫柔地在她倆肚子上撫摸著,柔聲問:“快生了吧?做過產前檢查沒有?”

    “貝麗每個星期給我們做一次檢查,孩子很健康,我的預產期是這個月月底,可心比我晚一個半月。”汪海桃拉著他的手說。

    對此不知情的孟婉清,兩眼睜得大大的,驚異地看著這一切。她疑惑地看曏衚佑民,急切地想知道為什幺會這樣?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製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